现代科技发展下的医学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妇科炎症

作者:郎景和

选自:中华妇产科杂志2017年1月第52卷第1期第1-2页

过去的2016年,对于医学界、对于医务工作者是个备受振奋鼓舞的一年:国家召开了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、全国科技创新大会,推出了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,展现了宏伟蓝图,明确了方向任务。我们应该怎样审时度势,跟上时代的脚步呢?提出以下三点供同道及读者参考及讨论。

一、科技发展迅速,促进巨大,务必坚守医学本源

现代科学技术迅猛发展,强烈地渗入、推动着医学的发展,促进诊断与治疗的进步,特别是遗传学、分子生物学及计算机技术的应用。此外,电子学、光学、机械仪器、工艺学等都广泛深入于医疗工作中,它们改变了医疗的思维观念、路线方法,可能模糊了疾病的图景,施治的方案,甚至诊疗的目的。医生趋之且也若鹜,病人信物却不信人。孰喜孰犹!

诚如一个医生如果变成了纯科学家当堪忧虑。仅以“循证”为例,实验室检查及各种检测是为寻求证据,但证据本身还不是医疗决策。决策必须考量与平衡诸多因素,亦如证据、资源、价值取向等,还必须依据患者及医者的实际情况,涉及社会、经济、伦理、人文等。
新技术层出不穷,但新技术使用不当或者滥用,不完善或者认识不充分,理解不恰当或者掌握不适宜,都会降低其价值,甚至造成伤害或者浪费。不是“新便是好”,经验依然是可贵的!况且,市场经济下,非医疗因素的驱动还会造成技术扭曲,医生更应保持平和冷静,开具我们负责任的处方。
此时,我们更应坚守医学的本源,医学的本源是什么?或者医生要做什么?还是特鲁多说的好: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而总是关怀与慰藉。

二、科学问题的提出与解决,应以面向和解决民生问题为基础

医学的科学问题荆棘丛生,庞杂多舛。我们甚至很难说,哪个常见,哪个不见;谁个重要,谁个不重要;或者什么需要研究,什么不必研究。因为,它们是变化的,无限的,我们对它们的认识是相对的,有限的。但是任何时候,民生要解决的问题,就是科学要解决的问题。
妇产科学面对的是:“二孩政策”开始了,“后剖宫产时代(post cesarean section era, PCSE)”来临了。因此,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剖宫产及子宫手术史的相关问题,更应推行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阴道试产(trial of labor after cesarean section, TOLAC)、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阴道分娩(vaginal birth after cesarean, VBAC)。这需要我们认真做好孕前评估子宫瘢痕愈合情况,适宜地处理子宫瘢痕缺损或憩室;解决好早中孕期的瘢痕子宫妊娠,中晚孕期的前置胎盘及胎盘植入,高度重视凶险性前置胎盘、子宫破裂、产后出血。应形成严格的、又个体化的TOLAC、VBAC技术和管理办法,避免和减少孕产妇死亡。
“二胎化”的另一突出问题是孕产妇“高龄化”,带来的是产科及其并发症合并症的增多,或高危妊娠的增多,是妇产科医生面临的新挑战。
我们还必须看到出生缺陷高发的严重性,和避免与减少出生缺陷、提高人口质量的极端重要性。重视一级预防,如合理营养、预防感染、谨慎用药、遗传咨询及注重环境因素等。培养与提高产科医生的遗传咨询能力,推广普及血清学产前筛查,提高超声软指标的解读和处理水平。适时适宜地应用无创性产前基因检测(NIPT),以及其他细胞及分子遗传学产前诊断技术,并注重可能出现的诊断与处理风险。
此外,对严重影响妇女生命、健康,特别是生殖健康的常见病、多发病,如妇科肿瘤、子宫内膜异位症、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以及炎症等,都应从流行病学、筛查、早期诊断及治疗,从基础实验到临床实践做更多的研究,有转化、有整合、有创新,形成“中国方案”“中国品牌”“中国制造”。
另一个值得重视的是,当前临床诊治的倾向,并非不足,而是过度,此缘于过度相信各种检查报告和实验结果,以及过于看重技术治疗的作用;而又轻慢于病人主诉、病人感受。其实“倾听你的病人,他会告诉你诊断”(奥斯勒),诊治过程是对另一个生命体的悉心体察和感情交流。避免过度诊治,避免技术和设备的炫耀,避免病家盲目相信而追影随行。达到优化诊疗、安全诊治、经济治疗。

三、强化人文修养和哲学理念,迎接新时代的挑战

随着科技的发展,专业和技术的学习、训练和掌握固然很重要,但强化人文修养和树立哲学理念具有根本性、终身性。

常常是,如果我们一旦进入知识和技术的轨道,就可能随即将自己封闭起来,何以享受科学与艺术交融的激越美妙,何其获得其相互砥砺的智慧升华!
近年来,不断翻新的“新名词”“新概念”令人眼花缭乱,从循证医学、转化医学、价值医学、数字医学、叙事医学、舒缓医学,到整合医学、精准医学等,作为技术目标、技术方向、技术方法,都有其积极、促进意义。但就其本质与内涵,并无哲学新意,我们可以在“矛盾论”“认识论”和“实践论”中,找到早已有之的淋漓尽致的阐述,只是我们学习得不够、理解得不够、应用得不够。而且,我们必须强调,这些“医学”,都不能脱离、违悖医学的人文本源,或者说是人文医学!无论是基础研究、临床研究、教学研究,也都应以人文为始基,以解决民生问题为目的。
未来的科技可能是机器人的时代,但却不应该是可以完全代替医生和护士,或者不应该是机器人的医学时代。高效的现代检查治疗技术和机械流程会导致医生与病人的分离,导致系统、整体和辩证统一的丧失,活生生的人可能成为被分割的一个个部件,在冰冷的流水线上。我们甚至不夸张地说,无人文精神的科技,特别是医学,不啻一种破坏力。人文精神把握科技方向,确定人类在自然中的位置和行为,以及前行的道路。
因此,新世纪的医生,应该加强人文修养和哲学理念,不要把自己限定在一个狭窄的领地内,我们要学习的更多,包括哲学的思考、艺术的观察以及真正医生的感受和表达。无论怎样,我们要把自己定位于一个读者:医学的读者、哲学的读者、文学的读者、人性的读者、生活的读者……如此,我们会坚守信念,真诚友善,敬业爱业,在科技如此发展的当下,尤其需要一种哲学与人文的再教育,应该在医界掀起一场“人文风暴”。只有从医学本源上修炼,才能真正提升我们的职业洞察、职业智慧、职业精神和职业能力,走向新的征程!


本文编辑:沈平虎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