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呆|原来你的身体有十大设计缺陷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妇科咨询

  我们现有的身体并不尽善尽美。从牙齿到神经,从眼球到膝盖,全身上下都能找到改进空间。那么,这些问题理论上都是怎样产生的?

  1、不可靠的脊椎
  我们的脊椎就是一团糟。我们能走路就是个奇迹,克利夫兰市凯斯西储大学人类起源中心主任布鲁斯 拉蒂默说道。当我们的祖先四肢着地爬行时,他们的脊椎会像弓一样拱起,以承受悬空悬挂在下方的器官的重量。但接着,我们站起来了;这个90度的大转变让脊椎被迫成为了柱子。
接下来,为了符合二足行走的需要,脊椎在后腰处向前弯曲;为了保持头部的平衡——好让我们不至于走到哪儿都像在跳竹竿舞,脊椎上部又向相反方向弯曲。这一变化让下脊椎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让80%的成年人深受后腰疼痛所苦。
  2、不灵活的膝盖
  正如拉蒂默所说,“把全身上下最复杂的关节放在两个巨大的杠杆——股骨和胫骨之间,这纯属是在找麻烦。”这么做的结果就是,你的膝盖只能向两个方向转动:向前和向后。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主要体育项目,大概除橄榄球外,都禁止从侧面别住对手的膝盖,或是击打对手膝盖的侧面。
  3、过窄的骨盆

  生育很痛苦。雪上加霜的是,女性骨盆的宽度已经有大约20万年没发生过变化了,这使我们的大脑尺寸也无法继续增加。
  4、暴露的睾丸
  男性生殖器官脆弱地暴露在体外。显然,睾丸被扔出体外的原因是,精子必须储存在比体温低2.5-3华氏度的温度下。加鲁普的猜想是,这是因为较低的温度能让精子在进入温暖的阴道开始受精赛跑前,保持较低的活跃程度 。这一演化小花招防止了精子过早失去活力。
  5、密集的牙齿
  一般来说,人类在口腔后部的上颌和下颌处各有三颗臼齿。随着大脑的尺寸快速增加,我们的下巴变得短而宽,无处安置第三颗,也就是最靠里的那颗臼齿。在我们学会烹饪和加工食物前,这些尖尖的臼齿可能挺有用处,但现在,“智齿”多半只会戳进牙床,让人发疼。
  智齿看起来已经准备退出演化舞台——在今天,大约有25%的人(在爱斯基摩人中最为常见)生来就没有第三臼齿中的一颗或两颗。与此同时,我们发明了了用牙科工具安全拔除智齿的方法。
  6、蜿蜒的动脉
  血液通过一条主动脉流进你的四肢,这条动脉从身体前侧的二头肌或髋屈肌处进入四肢。而为了给四肢后侧的组织,比如三头肌和后腿腱供血,这条主动脉分岔开去,迂回地绕过骨头,并和神经捆绑在一起。这种绕弯的布线方式可能会造成一些很是烦人的差错。比如说,在肘部,一条动脉分支与负责小指活动的尺骨神经就在皮肤下方交会。正因为如此,你上臂的骨头,也就是肱骨或“麻骨”被打到的时候,你的手臂就会发麻。
  7、装反了的视网膜
  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就像放反了的麦克风,纽约州立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副教授纳桑 伦茨(Nathan Lents)写道。这一设计迫使光线必须穿过整个细胞,以及血液和组织,才能到达细胞后部的相当于接收器的部分。这一结构可能会导致视网膜从其支持组织上脱离,这也是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它还导致了细胞纤维(相当于麦克风电线)与视神经交汇处的盲点,让大脑不得不自行填补这一空白。
  8、走错路的神经
  喉返神经对吞咽和说话起着重要作用。它将大脑的指令传达给声带下方的咽喉。理论上说,这本该是个很快的过程。但在胎儿发育过程中,喉返神经与颈部的一小团组织掺在了一起,这些组织继续向下,成为了心脏附近的血管。这一沉降使得喉返神经在回到喉部前要先绕主动脉转一圈。喉返神经位于胸部,让它在手术中十分脆弱。
  9、放错位置的发声器官
  人的食道和气管共同开口到一个地方:咽。咽上接鼻腔和口腔,下接喉(发声器官)。为了阻止食物进入气管,当你吞咽的时候,“会厌”(一片叶状的皮瓣)会反射性地盖住通往喉的开口。但有时候,比如你在吃饭时聊天或者大笑,会厌的反应就没那么快,这时,食物就会滑进你的气管并滞留在那,让你噎住。
  10、七拼八凑的大脑
  人类的进化是阶段性的。有专家表示,在新的模块还在组建的时候,我们依然需要旧的模块在线,让大脑维持运转。一边建造一边使用的后果就是各种偷懒、草率、抄近道,就好像大脑是一个混乱失调的车间,年轻的工人(前脑)处理诸如语言的新技能的同时,老保安(中脑和后脑)则在管理着系统记忆和地下室的保险丝。姑举几个后果为例:抑郁,疯狂,不可靠的记忆,证实偏见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